【曾经的3p经历】(全)作者:siqigege   都市激情 
字数:7458


                上篇

  故事发生在去年的春天,临近夏日,那天恰好一群朋友聚会,晚上泡完吧出来才一点不到,几个人不打算回去的就打算开一间麻将房玩玩,由于有两个妹子,我们专门去买了些烧烤宵夜什么的带回去,打算边打边吃,自然我们两男的也就还买了点酒。

  没想到的事,还没打一个小时,另一个男的他女朋友突然打电话查岗,墨迹了大半天,不得已,他跑了。留下我们三尴尬不已,还好本来就喝了点酒,大家都知道,喝完酒躺下是最晕最难受的,恰恰因为,他一走,我们几个就只能顺势一躺。眩晕上头了就。

  先说说两个妹子吧,我们是同学,平时不说玩的特好,但毕竟是一个圈子中的,平时交集也算多,其中一个叫小花,有男朋友,虽然也是同学,但不是一个圈子的朋友,恰好刚毕业,他男朋友回老家工作,今天没有在,小花是属于那种可爱型的女生,看起来微胖,实际上真不胖,平时比较开的起玩笑的那种,目测是c 罩,有着浑圆上翘的小pp. 另一个叫芝芝,他俩是闺蜜,关系好到我们以为
他们是同性恋的那种,芝芝比较爱玩爱疯毒舌的那种,长相比较时尚前卫,身材高挑,美中不足的是太瘦了,有点平胸的感觉,那天之前她都居然还是处女。
  当时我们三感觉头痛,我就起身把没吃完的烧烤继续下酒吃,这一吃就把她们俩也给带动了。

  三个人开始喝着啤酒吃着烧烤,没多久吃完了,芝芝提议说要打扑克,我倒是随意,打个一阵,因为和她们打,比较小,本来就有些晕乎乎的,更是索然无味,小花也是看出来了,冲我一通臭骂,说有美女在这还这么不认真。

  我说又不是打脱衣服的,有什么好认真的,平时我这种油嘴滑舌习惯了,而且我们的之间这种玩笑也比较多,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而我一出口,小花不服输的性格一下就上来了,加上她今天本来就有点背,而且还喝高了,她就说着来啊,谁怕谁!

  芝芝本来就是玩得起的,自然无所谓,我又不觉得吃亏,当然要顺着话说啊!
  本来就是临近夏天,穿的都不多,几乎都是没有外套的,只有芝芝有穿丝袜。
  小花一开始就延续了手背的状态,连着输了两把,先将那小袜子脱掉就算了事,之后大家各有输赢,加上我有意识的放水,当然要放水啦,总是赢,她们耍赖怎么办。

  几把下来,小花也将上衣给脱了,芝芝手气确实不错,这么几把下来只输了两把,将两条丝袜脱了,长长的细腿就直直的放在床上。我也意外输了一把,脱的只剩下内裤了。

  我知道反攻的时候到了!我不露声色的将空调改成制热,?拿被子遮着,装作不想让她们看的感觉,自然被两人暴力抵制,由此定下不准遮的规矩。

  接下来的事情很好解决,我将火力主要对准芝芝,加上自己牌技本身就比他们高,瞬间到了关键时刻,我只剩下内裤,他们也都是胸罩和内裤!

  小花一套红色内衣着实打眼,芝芝紫色的蕾丝一套,也是性感的很。

  一饱眼福的我自然不会做的太明显,但两人明显都有点不好意思,脸上出现红晕了。

  关键的这把,我故意营造出艰难曲折,显得最后是运气好才赢了一般,导致小花甚是不服,却又无可奈何,犹豫一番,决定解胸罩,只见她反手轻轻的却带着犹豫,慢慢的解开,胸罩从紧固慢慢松弛下来,她还是让胸罩挂在胸前,我还是没看到两点殷红,虽然这种画面冲击力极强,但我脸上还是表现出觉得她玩不起的表情,也恰恰是这个表情刺动了她,她一脸幽恨的,拿下胸罩,那微微上翘的胸前顶着两点殷红露在我面前,我感觉我身下的兄弟抖动了一下。

  下一个目标自然是芝芝,毫无悬念的她输了,本不太愿意的她在小花的强逼下半推半就的脱掉了胸罩,这时我才发现,也不是很平哪~接下来我的目标还是瞄准了芝芝,她比较容易被勉强,而小花恰恰是胜负欲极强的人,在小花输的那一刻,两个人终于都赤身裸体的出现在我面前,小花下面毛比较稀少,隐约能看到一条缝,而芝芝下面毛不多不少却是比较整齐的那种。

  我笑着打量着她们俩,两人都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终于爆发了,两人猛地将我抓住,架势便是冲着我内裤来的,我自然就假作抵抗,半推半就让她们将我的内裤拉了下来,下面的小兄弟早就立起,站在她们面前,这时她们俩才发现不对,赶紧脸红的钻进被子里,我顺手将灯一关也钻进被子,大喊睡觉睡觉!
  一钻进被子我并没有猴急的乱来,很简单的背对她们俩躺着,中间的是小花,芝芝睡在最里面,在只听得到呼吸声的房间里沉寂了一会后,我轻轻的翻身,发现小花背对着我和芝芝似乎面对面的也许在说着什么,但我确实听不见,也许没有说吧。

  我轻轻的把手放在小花的腰上,见她没有拨开我的手我才轻轻的在她的腰腹抚摸,手掌缓缓的往上,忽然握住她胸前的奶子,我明显感觉到她一抖,从轻轻的握住到慢慢的滑动再到用手指轻轻的拨弄他的乳头,就在轻轻玩弄小花的乳头的时候我渐渐的将身子像他贴近,另一只手摸向她浑圆的小屁屁,慢慢的摸着她的屁股,轻轻的从屁股沟朝她的逼进发。

  这种情况似乎特别刺激,这样我就能感觉到她逼里开始流出淫水,我轻轻的在她的阴唇外拨弄着,两只手渐渐的加重,她的呼吸也随着频率缓缓的加深,我开始拨弄她的阴蒂,在上边画着圈圈,她的身子猛地一抖,然后转过身来。
  我清楚的能看见她的脸离我只有几厘米,我看见她大大的眼睛迷离又带着怒气的看着我,我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伸头吻住她的翘唇,两只手继续在她的乳头和阴蒂划弄着,她眼睛里从怒气到惊讶变化的很快,两只手想要推开我,但在我三路齐攻的情况下,渐渐闭上眼睛,任我在她身上玩弄,当我伸出舌头拨开她的贝齿和她展开舌尖的攻坚,我清晰的感觉到她鼻孔呼出的粗气吹在我脸上的感觉。

  我放开拨弄她乳头的手,拿着她的手伸向我的鸡巴,它早已傲怒而起,我感觉到小花被我拿着抓住我鸡巴时,手上的颤抖,我拿着她的手抓着我鸡巴轻轻套弄着,而另一只拨弄她阴蒂的手也开始慢慢的往她那湿透了的淫血里深入。
  渐渐的从一根手指的抽插到两根手指的加速。

  当我觉得她的手已不用的带动的时候,我又开始朝她的乳头剧烈的发起攻击,早已尖立起的乳头被我或拨或掐。

  慢慢的我停下了接吻,我们两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四只眼睛却在对视着,她眼神和迷离和愧疚我一览无遗,我轻轻的吻向她的眼睛,鼻尖,慢慢的往下,直到含住了她那立起的乳头。

  吸允着,舔弄着,加上手上的动作加剧,我清楚的听到她不小心呻吟了一声,啊~就在吸允的同时我渐渐的将她放平了,我的嘴渐渐往下,吻过她的肚剂,到他的淫水泛滥的小穴,一口盖住,舌尖在阴唇上打着转,没在转过阴蒂的时候她都会轻轻的抖一下,舌尖开始往小穴内部冲刺,舔弄着她屁股一扭一扭的。
  当我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她腰早已挺了起来,嘴里也开始发出轻轻的呻吟「啊~啊…~」

  我起来将我感觉快炸了和鸡巴扶住,就在我想要插进去的时候,她忽然惊慌失措克一般推住我,满眼的惊恐和迷离,脑袋微微的摇着,嘴里说着「不要这样…我不想……」

  我微微一笑,不等她说完,伏下脑袋吻住她的嘴,既然有罪恶感,那酒打消罪恶感。

  我的手又开始抚摸着她的小穴,她可能以为我放弃了的时候,手由推改成环住我的头,我突然扶住鸡巴猛的插向她的小穴,原本闭着的眼猛的张开看着我,大叫一声「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又随即发现旁边开睡着芝芝,靠近捂住自己的嘴。

  我在她身上慢慢的将鸡巴往小穴的内部挤着,虽然出了很多淫水,但小花的这个小穴还真是有点紧,当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鸡巴挤进小花小穴的深处的时候,那股紧紧的挤压感充斥我的鸡巴,小花摇着头,眼角泛出泪花,对着我用很小带着哭腔的声音说「求求你,别这样,快拿出来~」

  我渐渐将鸡巴往外拔,小花脸上显出放松的表情的时候,我又猛的一冲,小花反应不及,又一声大叫「啊!不要~」

  这次我没有等她,鸡巴开始在小穴抽送起来,她摇着又想大叫,又怕吵醒旁边的芝芝,只能带着哭腔小声的说「不…不要…别这样…我不能对不…啊~啊~,我不能对不起他,啊~」

  听到她说的,我更加卖力的抽插起来,她的反抗越来越无力,哀求越来越变成呻吟「啊~不,啊~啊~啊~嗯~恩~嗯~」

  这时我才发现,芝芝其实早就醒了,我看见她的的大眼睛一直盯着这边,要不是我无意中看向她,我也都没发现,这样我抽插的更加卖力,小花也完全变成了跟着抽插节奏的无意识的呻吟,声音也渐渐变大了。

  「啊~啊~啊~啊~」

  「小花,爽不爽,爸爸这个比你男朋友的好多了吧!」我平时比较喜欢自称爸爸,习惯了「恩~恩~爽,好爽,啊~啊~爽死了~」

  小花开始变成了无意识的呻吟,我拍了一下她的翘臀,问她「爸爸插的你爽不爽!」

  「啊~啊~爽,爽死了,啊~要飞了~啊~」

  我一下接着一下拍着她的翘臀,口中说着「叫爸爸。」

  一下一下拍着,小花口中的呻吟开始跟着我的言语「啊~好羞~啊~别打了~啊~啊~恩~爸爸~啊~」

  「啊~啊~爸爸~不行了,好厉害~要飞了~不行了~要高潮了~啊~爸爸~让我生个弟弟吧~啊~爸爸~高潮了~啊~」喊着的小花突然腰一立起来,达到了高潮,小穴里的剧烈收缩和喷水让我措手不及,猛地一下我也射在了里面。
  射完我顺势一倒,躺在了小花和芝芝中间,着才想起芝芝刚看了一出现场直播,我便转身看向她,她感觉好我在看她,猛的把头一缩收到了被子里,我跟着缩进被子,两个人头碰头,我看着她说,都看到了?

  她没说话,只是点点头,我猜她肯定满脸通红,小花在身后喘着粗气,我突然发现芝芝这腿难得有机会能玩的!不能丢掉这个机会想着就把手轻轻的勾住芝芝的下巴,提起来,她的一双美目就这样看着我,忍不住吻了上去!

                下篇

  我发现芝芝一直没睡而是在偷看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当我吻住她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她动情了,身子扭来扭曲的,光滑的裸体在我身下似乎我在挠她的痒一般,其实芝芝算是当初我们班的班花,刚进学校时她还是个好女孩一般,但她的性格好像就是放的开,跟着我们,学会了泡吧,学会了喝酒…几年来,她交过的男友不少,但她居然没被破处,我真的觉得不可思议。

  舌头的交融能感觉到她的吻技不差,毕竟我也是花间老手,在酒吧捡尸体的事都干了不少,或吸或咬或舔的,弄得她有些招架不住。

  两只手在她那光滑的身体上抚摸着,芝芝的身体扭的像条蛇,动个不停,却一直挽住我的脖子,扬起头和我激吻着。

  她的胸看起来很平,可能跟她太瘦了有关系,实际上还是有些隆起的,应该是a 到b 的罩杯,感觉很像初中时搞当时刚发育的同学一般。

  她的乳头也不大,刚玩过小花那标志性的饱满胸的我对芝芝这胸说实话兴趣真的不高。

  可能是芝芝刚看了一场现场直播,她动情的比较快,我的手伸向她的两腿间的时候已经感觉有些泥泞了(平时芝芝水量不算多)芝芝的阴蒂不大,只能轻轻的拨弄着,轻轻的将食指在上边画着圈,他扭的更加厉害了,挽住我脖子的手也向下抓住我的手臂。

  这时候小花突然把我推起来,一脸满足又带着愤怒和羞涩。脸蛋比富士山苹果还红。

  「芝芝还是处女,别搞她!」当时我听到这话一下懵了,当时我真的以为她早就不是处女了,但是我当时本来就有些微醺,而且精虫上脑,冲着小花说道:「那…要不,你继续?」说着我眼睛还故意瞟了一眼她那擦干净的逼。

  「滚,尼玛的!你要我怎么面对阿布?居然…居然还射在里面!!」这我才想起,刚刚好像真的没来得及拔出来…我无奈的坐起来,指了指自己一柱擎天的鸡巴说道:「你是说挺爽的吗…跟爸说实话,阿布的比爸爸小多了吧。」

  小花瞪我一眼,翻着白眼说:「爸你大爷!」嘴上说着,手却开始握住我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我反正让妹子打飞机只有可能越来越硬,不可能有射的意思。小花套弄了一阵,口中不耐烦的说:「怎么还不射!」

  我装作无辜的样子说:「我也不知道啊…要不,你帮我口?」

  她猛的一怔,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想了一想,眼睛刮了我一眼,说道:「今天的事不能说出去!尤其不能让阿布知道。」得了便宜肯定要卖乖,我忙不迭的点头。

  我朝着一旁拿被子包着的芝芝说:「你也是!」然后就伏下脑袋。

  看得出小花可能没有给人口交过或者很少,小花明显有些紧张,握住我鸡巴的手也微微有点颤抖,快碰上之前她还停顿了一下,弄得我以为她要反悔,鼻中呼出的气吹在我的龟头上,凉凉的又暖暖的,弄得我突然有快感,鸡巴一跳,这一跳恰好碰到他的翘唇。

  她抬头刮我一眼,满目的幽怨。

  终于低头含住了我的龟头,一开始还是含着,舌头在嘴里舔着,她有意识的尽量不让牙齿碰到我那娇嫩的龟头,这让我觉得她就算没给别人口过也看日本动作片学习过先进经验!

  舌头在我的龟头打着转,动作有些生疏,跟以前在酒吧钓过的妹子差的有点…但刺激性却让我的鸡巴越来越硬,我尽量忍住不射,终于弄了一阵小花发现我的鸡巴越来越硬,却迟迟不射,她的耐心也被磨光了,我理解她的心理,本来她就是抗拒的,加上没什么经验,而且真的别被av骗了,女的给你口交的时候,真的并没有什么让她刺激的性欲…,再加上挺累的她口一送,喊着:「不弄了,不弄了!累死了,我洗澡去!」说着就起身赤身裸体的进了浴室。

  临走还掐了我一把,冲我对着口型,看起来像是,轻点~我自然欣喜若狂,但还是得矜持,心中默念「老白,你冷静下子啊!不能冲动,你不是禽兽!不是禽兽,不是禽兽,重要的事说三遍!」

  强装出自认为很道貌岸然的表情转头对芝芝说:「搞得我这么难受,怎么办啊。」

  只见被被子包着的芝芝被我说的一愣,眼睛瞟了一眼我的鸡巴又害羞飞快的移开。

  我说:「芝芝大美女,要不你帮帮我~」我带着笑脸问她,只见她脸上飘过一丝红晕,带着细不可声的一声「嗯。」微微点了点头。

  看到如此,我一把掀开包住她的被子,痛吻了上去,两只手在她光滑的身体上游走,她也似乎开窍了一般,手握住了我的鸡巴。

  没有花拉胡哨的前戏,我只为了早点操进她的处女小嫩逼!两只手在她的阴蒂上和小穴里抠弄着,含着她胸前的粉红小葡萄,肆意舔弄着。

  当我将舌头伸入芝芝的处女逼的时候,她的身子扭动的频率快了起来,不得已我只能抓住她的屁股将舌头在她的处女穴里来回抽插当我轻轻咬住她的阴蒂的时候,一直紧咬嘴唇的芝芝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而且我也忍不了了站起来,又超越博尔特的速度跑进浴室,我竟然发现小花还在烟雾缭绕的淋浴中仔细的清理自己的逼,好像是想抠出遗留的精液,我只能说她太天真了,但嘴上说着:「哟,自慰啊,没事,等会爸爸再把你喂饱!」,说着朝她挺挺的翘臀一拍,拿起一块毛巾飞奔出去,我习惯给开苞的妹子垫一块毛巾,以做收藏,我是不是有点变态了……我跳到床上,芝芝还在扭动着身子,手竟然在胸前和逼上,居然在自慰!

  我二话不说,一抬抓住她修长的美腿,将毛巾草草的铺在双腿间。就跪坐在芝芝的双腿中,我将芝芝的两条美腿分别放在我大腿上,往后扣住我的腰,她的处女小穴已经泥泞的不行,想要拔下她一根阴毛做恶作剧的我还是抑制住这变态的念想,手在泥泞上一抹,将芝芝的淫水涂在我的鸡巴上,芝芝的头被自己拿的被子给遮住了,我扯开她的被子,轻轻的对她说:「我来了。」

  她细细地回了句「嗯~」之后我扶住鸡巴,轻轻的朝芝芝的处女穴进发。
  找到了阴道口,我又再次看向芝芝,披头散发的她正睁着眼睛看着这历史性的一刻。

  我又我觉得最轻的力量缓缓的往阴道口进入,芝芝瞥着眉闭着眼紧咬着嘴唇,那表情要多让人心疼就多让人心疼,但我依旧还是缓缓的往里进入,没多久,我感觉到明显的有些紧的地方,我感觉到这应该就是处女膜了。我伏下身子,趴在芝芝身上,手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在她耳边说着最动人的情话:「我爱你。」同时将鸡巴缓缓后退一点点,在那段位置缓缓的进行抽插,事实证明这三个字对女人杀伤力极大,芝芝听到我说的我爱你以后猛的睁开眼看着我,美丽的脸庞,我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下去,同时发动总攻,鸡巴猛的像她的处女膜冲去。

  芝芝当时的表情我至今忘不了,那是一种我形容不了的痛,她「啊!」的惨叫了一声,我也没有继续再动,只是轻轻的抚摸着她和脸,她喘着气,等了一会后我纹了上去,很重的吻!舌头一下深入芝芝的口中,她措手不及,我的舌头带着芝芝的舌头在她口中搅拌着,接吻能让人分神,我控制着鸡巴缓缓的进入她的阴道,是的,现在可以叫阴道了,或者逼!

  很轻很轻的进入,和舌头的粗暴完全是两个极端。?

  手在她的胸前画着画,用极快的频率在粉嫩的那点上拨弄着她好像没那么痛了?她好像有点快感了…被摸的…我的鸡巴开始缓缓的退出一点,又进去,又退又进。每次退的比前一次多,进的比前一次深。

  慢慢的演变成缓慢的抽插,我停下接吻,两手撑着,和芝芝面对面,她依旧是咬嘴唇。

  「痛吗。」

  「有点…没关系…你…你动吧。」

  「啊!轻点。」

  「等一下,别~轻点。」

  我缓缓的抽插,但她还是觉得痛,但不像以前那样害羞的不作声了。

  她开始表达了自己的感觉。

  「啊~好奇怪的感觉~轻点~痛~又有点…舒服…」

  我开始有点加速。

  「等一下…等一下~别,等一下啦~啊~」

  她开始有点忘情,估计是有点快感。

  但处女就是处女,真是太紧了。

  「啊~好涨~啊~别~别这么深~啊~」

  芝芝的手开始胡乱抓着…

  这时的我突然发现浴室的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浴室的墙是那种玻璃做的,隐约我能看见里面小花好像坐在马桶上,两腿也在马桶上,看着姿势,八九不离十!

  刺激感带动性欲,我开始速度加快,开始用力「啊!啊~痛,痛,轻点~别」
  精虫上脑的我当时没听到芝芝的话。

  我坐起来,两手抓住芝芝的双腿,抬起来放在肩上,而我猛烈的冲刺着「啊~啊~好痛~好奇怪,不行了,啊,芝芝的逼要烂了,啊~不行了,老白,白哥,啊~,啊~,哥,亲哥,啊~,啊,老公,别,好痛,痛,不行了~…要烂了。」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芝芝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看见她痛苦的表情,我停了下来。

  我静静地看着她,她如释重负的瘫软在床上喘着粗气,我不忍再继续下去,轻轻伏下头说「对不起,我爱你。」缓缓退出了我的鸡巴。

  芝芝她挤出一丝微笑,摇摇头「没关系,先让我休息下好吗…」

  我点头,起身,想去厕所洗个脸。

  打开厕所门,小花果然坐在马桶上自慰。

  发现有人打开门,惊慌失措的想要找东西遮,好不容易拿到浴巾,却被已经来到身前的我一把扯掉。

  我邪笑的望着她。

  小花不太好意思的别过脸去,开口说:「我只是…」

  不等她说完我一把抓住她的脸,将其扶正,吻了上去。

  小花挣脱出我的嘴:「别这样,阿布他…」

  我轻轻的说:「叫爸爸。」然后又一把吻了上去小花听到这句话像被闪电击中一样一动不动,任凭我在她口中搅天搅地。

               【全文完】

  后记:

  写完了,之后和小花浴室的大战很常规…想看的话我就做个番外写吧。
  上个月小花已经结婚了,我跟小花做的并不多,除了这一晚以后也就两次,其中一次是在她结婚前的聚会,那个有想看的也可以当番外写,芝芝我们两刚开始是有想要在一起的意思,但毕竟太熟悉了,慢慢的莫名其妙就成了炮友。
  我们两有过一次在酒吧的厕所,在屋顶的天台,几个很刺激的,有机会写出来吧还有就是,我想把经历过的串联起来,加一些看过的听过的做一部长篇的小说,加一些剧情什么的,那样发挥余地可能会大些,有小编告诉我该怎么做吗?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