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小吟给陌生男人玩】(完)【作者:hangcheng2】   都市激情 
字数:9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网友小吟给陌生男人玩

  都市的夜店永远是这样喧闹,到处都是灯红酒绿和歇斯底里的尖叫,高亢的音乐仿佛要把夜店的房顶掀开才肯罢休,空气中充斥着酒味、汗味、香水味和荷尔蒙的味道,男男女女们或在舞池激舞,或在座位上喝酒,每个人都在尽情着释放着自己的青春和不羁。

  角落里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上身穿着黑色丝质上衣,外边套着灰色薄衣,下身穿一条薄薄短短的热裤,整条白皙修长的美腿都露在外边,显得十分清凉。但别人都在兴奋的跳舞、喝酒,她却眉头紧锁,眼睛死死盯着手中的手机。表情既紧张又愤怒,既忧伤又无奈。

  「嗨,美女,一个人啊。」走过来两个年轻男人,「可以坐在这里吗。」
  他们虽然彬彬有礼,但这个女孩的心思完全在手机上,不想有人打扰,「我朋友马上就过来了!」

  「别急着赶我们走啊,姑娘,我们不是坏人。」说话的是个穿着嘻哈风格衣服的男人。

  「哼,说自己不是坏人的通常都是坏人。」女孩背了过来,眼睛仍然盯在手机上。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嘻哈男人把一瓶红酒放在女孩面前,顺势坐在女孩身边,嘻皮笑脸的看着女孩。

  「就是,到这里来玩的,哪有盯着手机不放的。姑娘,别玩手机了,我们请你喝酒。」另一个男人挨着女孩的另一边坐了下来,他脸上有刀疤,手臂上有纹身,女孩有些惧怕。

  「怎么不去跳舞?」嘻哈男人给女孩倒上一瓶酒。

  女孩不理他们,只顾自己看手机。

  「你好像心情不好。」嘻哈男人说,「你长得这么漂亮,怎么没人陪你玩。」
  「是啊,这里多乱啊,一个人很容易出事的。」纹身男人说,「要不我们一起玩,既可以陪你,又可以保护你。」

  这时,女孩的手机传来一个视频,一个帅哥搂着一个女孩,兴高采烈,进了一家豪华宾馆,同时视频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小吟,你看看你男朋友,他根本就是一个渣,早就告诉你了,你偏不信,今天让我逮了个现行。你亲眼看到了吧,这次总该信了,我这闺蜜做到这份上快成私家侦探了,之前发你的照片你应该看到了吧,他们在一起吃饭时那个骚劲我都看不下去,我真想冲上去给他两个大耳光,现在人家都上床了,房号是203,你自己看着办吧!」

  女孩流下了眼泪。

  「原来你男朋友劈腿了啊!怪不得一个人在这里伤心。」

  「呜……我闺蜜说他跟……跟别人好了……我……我不信……今天他说加班……我就自己来玩……结果刚来,我闺蜜就说她看到我男朋友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吃饭……还发了好多照片过来……现在又发了开房的视频……我……呜……」
  「遇上这么个渣男,是够倒霉的。」嘻哈男人把手放在女孩肩上,搂住了她,「可是,你想啊,幸好是现在发现这个问题,要是将来结婚了才知道,那多亏啊。」
  女孩虽对嘻哈男人搂着自己有点反感,但觉得他的话有道理,于是瞪大了眼睛听他说。

  「刚才视频里说你叫小吟,对吧。」

  「是的,我叫小吟。」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忠,那边是我好朋友阿勇。」嘻哈男人说。

  「嗯,忠哥好,勇哥好。」小吟轻声说。

  「小吟你看啊,现在若是你赶去宾馆,捉奸在床,好像是出了口恶气。但是,男朋友毕竟只是男朋友,又没跟你结婚。他不会得到任何惩罚。所以毫无必要。」
  「可我对他这么好,为了他我都跟家里人闹翻了,一心一意待他。他工资不高,我从来没嫌弃过他,我以为我们将来一定会有好结果的。可他太让我失望了。」小吟仍在抽泣。

  「来来来,喝酒,先压一压。」阿勇劝酒,小吟接过来一口干了。

  两个男人一边劝酒,一边说着笑话逗小吟,慢慢地,小吟心情好多了,也不再抵触这两个男人,就连他们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上,也没有丝毫排斥。

  「小吟,你长得真漂亮,你那个男朋友,真是瞎了眼,那个骚货哪能跟你比,嘿嘿,我要是你男朋友,天天围着你,哪能让你受这委屈。」阿忠一边说,一边搂住小吟,手放在小吟的大腿上摸来摸去。

  「嘿嘿,小吟的身材也是一级棒,这么长的美腿,这么大的……胸……」阿勇也一手搂住小吟的腰,一手在小吟另一条大腿上抚摸着。

  「你们……你们别这么说……好害羞……」在酒精和夜店气氛感染下,小吟也意乱情迷起来。

  「小吟,你的皮肤真嫩,真柔软。」阿忠见小吟的眼神迷离起来,便把手沿着小吟的大腿向大腿根处摸去。

  「嗯……嗯嗯……」小吟觉得一样子舒服,这感觉,好刺激,跟被男朋友摸的感觉不一样。

  阿勇把手从小吟腰部伸进衣服里面,小吟身体一颤,好粗糙的大手啊,摸得实在很有感觉,比起男朋友的大多了,很有被保护的感觉,呀,这只手,还在向上摸。

  小吟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哼出声来。

  阿勇附身靠近小吟的耳朵,小吟感觉到阿勇吹过来的热气,心里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话了,但还是很紧张的等着他说。

  「小吟,你没戴胸罩哟!」

  「我……我今天用了乳贴……」小吟红了红脸,羞涩的承认了。

  阿忠的头也靠了过来,紧紧的贴着小吟另一侧耳朵边,低声说:「你男友现在在宾馆干其他女生,你想不想报复他?」

  小吟一颤,她不是傻子,清楚阿忠的意思。

  阿勇的手直接抓住了小吟一只乳房,低沉的说:「以牙还牙还不足够,你要比他做的更过分,才能报复他!」

  「我要怎么做,才能算更过分?」

  「让我们两个操你一个,3P,怎么样?」阿忠干脆把话进一步挑明。
  小吟犹豫了一会儿,至今为止,她只和男朋友上过床,若是以前,她一定会严词拒绝。但今天男朋友出轨了,心里真的很难过很伤心。幸好有这两个男人在陪着自己安慰自己,心里才好过一些。他们一左一右的挨着,手在自己身上摸得很有感觉,加上现在的气氛的确非常好,不忍心拒绝他们的要求。自己也的确很想报复一下男朋友,让他后悔。小吟低下头去,小声问道:「去哪儿?」

  「就去你男朋友正在劈腿的宾馆,狠狠的报复他!」阿勇的提议很有诱惑力。
  小吟没有吱声。

  两个男人见小吟没有拒绝,带着胜利的微笑互视了一下,站起身拉着小吟朝外走去。

  那个宾馆离夜店并不远,三人很快就到了。

  「呵呵,我要了205房,你男朋友在203吧,我们就在他隔壁报复他。」阿忠扬了扬手中的房卡。

  「会被他发现吗?」小吟刚开始有点担心,转念一想反正是来报复他的,看到了又怎么样,只许他劈腿,我却一定要为他守身如玉吗。于是跟着他们进了205房,路过203房时,小吟还看了一下房门,唉,最爱的人正在里面跟不知哪个骚货鬼混,嗯,我一定要比他更过分!

  小吟第一次跟男朋友以外的男人开房,非常紧张,都有点不知所措,她沿着床边坐着,低着头,摆弄着衣角,一句话也不说。

  「你怎么还不脱衣服?」

  小吟抬起头一看,两个男人已经把衣服脱光了,两根肉棒挑衅似的翘着。呀,这可是第一次见到男朋友以外的男人的肉棒,好像比男朋友的要粗得多,也长得多,好羞愧啊。

  「怎么,不好意思,那我们帮你脱吧?」阿勇伸手去脱小吟的外套,小吟没有吱声,十分配合。于是阿勇就继续脱掉了她的上衣,阿忠则去脱小吟的热裤和内裤,

  「小吟真是漂亮,这身材绝对了,太完美了。」阿忠替小吟脱掉了鞋子,然后抱起小吟,平放在床上。

  「你们……你们快点吧……不要再说了……」小吟羞得闭上了眼睛。

  「乳房也是够大的,又圆又挺,简直是人间极品。即使平躺着,也仍然很突起啊。」阿勇慢慢抚摸着小吟的乳房,还亲了亲,闻了闻,「乳房很香啊。」
  小吟刚想说什么,嘴巴却被吻住了,小吟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和谁接吻,但这并不重要,反正是在报复男朋友,不是吗。

  正在和小吟接吻的男人是阿忠,他很会吻,舌头很灵活,一点一点的挑逗着小吟,小吟本来只想亲亲嘴唇就可以的,但在他的挑逗下,忍不住微微张开一条缝,阿忠的舌头立刻进入小吟的嘴里,和小吟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喔,嗯嗯,嗯啊,嗯……」小吟有点春心荡漾了,只有男朋友才有权把舌头伸进来啊,但他真的很会接吻,比男朋友强多了。

  这时,小吟的乳贴也被揭掉了,小吟感到自己的乳头也被含住了,啊,那可是自己的敏感带,啊啊,啊,嗯啊,下边,下边湿了,湿了啊。

  「小吟,你的腿怎么自己分开了,是不是等我来操啊。」阿忠说。

  「讨厌,人家下边很痒了。」小吟见自己被人家看穿了,娇羞无比。

  「这么快就想挨操,没那么容易!你睁开眼睛。」

  小吟听话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一根又粗又大的肉棒,立在自己鼻尖。

  「呀!」小吟吓了一跳。这肉棒是阿忠的,龟头红通通的,包皮是褐色的,阴囊很大,比起男朋友的,显得更加雄伟。

  「含到嘴里,给我口交!」阿忠命令道。

  「我……我不会……」小吟说的是老实话,她只跟男朋友一起看A片时看到过口交,虽然男朋友也提出过,但她死活不肯。

  「不会就学啊。我来教你。」阿勇放弃了小吟的乳房,指点小吟,「先把嘴裹住龟头,听我的,我说什么你做什么。」

  小吟心想,这怎么可以,龟头多脏啊,是男人小便和射精的地方啊,我连男朋友都不让,怎么能给你们口交呢。

  见小吟默不作声,阿忠呵呵笑了一下:「小吟,你男朋友现在就在隔壁玩得正开心,人家一看就知道是个骚货,说不定正在给你男朋友口交呢,他现在可爽了,一定在说你不如那骚货……」

  「说不定就是因为你不会口交你男朋友才劈腿的……现在你男朋友的鸡巴正插在人家嘴,欢喜的直叫唤呢。」

  「别说了!」小吟赌气似的含住了阿忠的龟头。

  「哎,你牙齿碰到了!」阿忠的眉头都挤在一起了,小吟赶紧松开嘴。
  「啊,对不起对不起,忠哥,我从来没有口交过。你是我第一个口交的男人。」小吟见自己弄疼了阿忠,十分不安。

  「没关系,能夺走你嘴巴的第一次,我很荣幸。来,慢慢的,你听阿勇指导吧,避免牙齿碰到我。」听说是小吟第一次口交,阿忠显然很高兴。

  「嗯,能把嘴巴的第一次献给忠哥,我也很乐意。我会好好学的。」小吟点了点头。

  「小吟,你得先把嘴张大,然后用嘴唇轻轻含住了,吸气,把口腔里的空气吸到肚子里去,让嘴巴上的肉直接贴在鸡巴上,慢慢的裹,裹紧了。」阿勇指导道。

  小吟按照指导,重新把阿忠的龟头含在嘴里。

  在阿勇的指导下,小吟学得很快,但牙齿总是会碰到肉棒,好在阿忠十分耐心,让小吟反复练习,时间不长小吟就掌握了技巧,牙齿也不会再碰到肉棒了。
  「小吟,你光会用嘴套弄还不够,还得会用舌头舔。」阿忠说,「你来舔阿勇的,我来指导你怎么用舌头。」

  小吟听话的松开阿忠的肉棒,去给阿勇口交。

  「舌头要依次舔扫,任何地方都不要错过,鸡巴之所以成为男人的性器,就是因为这宝贝上有太多可以刺激到的地方,你先舔龟头,马眼那里是男人最敏感的地方,然后一圈一圈的舔,绕着鸡巴直到根部,最后把蛋蛋吸到嘴里,用舌头和上颚按摩……」阿忠指导得很具体,小吟学得很也认真。

  「啊,真是太爽了,太爽了,刚学会口交就能让我这么爽,你真是个天才啊。」阿勇的夸赞给了小吟极大的信心,她忍住肉棒的骚腥味和屈辱感,按照阿忠的指导一遍又一遍的反复练习,甚至还独创了几个口交动作,阿勇被刺激得直抖,大呼过瘾。

  「嗯,小吟太有天赋了,一教就会。你男朋友居然都不会开发你,真是暴殄天物啊。」阿勇颤抖着身体。

  小吟心想口交又不是插逼,怎么会那么爽呢,等下请教他们一下。正在这时,嘴里突然一热。

  「啊!!!爽了!」阿勇抱住小吟的头,在小吟嘴里一连射了五六波精液。
  「呜……谁让你……谁让你射进我嘴里了……」小吟推开阿勇,吐出嘴里的精液,「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人家好心好意给你口交,你爽过就算了,怎么还射到我嘴里来了。」

  「这叫口爆,小吟别生气。只有口交水平最厉害的女人,才能让男人兴奋得直接口爆。」阿忠安慰道,「你真的很有天赋,第一次给男人口交就能口爆,我看你……」

  「看我什么?」

  「没什么,嘿嘿,没什么?」阿忠嘻嘻一笑。

  「看我是个骚货适合做妓女是不是?」小吟满脸通红,她已经很兴奋了。是啊,自己从来没有口交过,居然学这么快,第一次给男人口交就让人家直接口爆了,自己的确很有这方面天赋嘛。

  「嗬,小宝贝放开了啊?」阿忠又惊又喜。

  「忠哥,我的口交是你教会的,我再给你口一个,也把你弄射!」小吟开始变得主动起来。

  「嗯,小骚货,大爷把鸡巴赏给你舔!」阿忠站了起来。

  要是放在平时,小吟一定狠狠的骂回去,但现在真的很兴奋,状态非常好,也很有感觉,小吟非但不介意,而且听到阿忠骂她「小骚货」,把她当妓女一样使唤时,心里还很受用,她连忙跪到阿忠面前,理了理头发,含住肉棒。

  「我操!妈的,真……真舒服!」阿忠差点立刻就射了,一直装做彬彬有礼的他还爆了粗口。

  「你悠着点,这小骚货口交技术绝对一流,刚才就弄得我没忍住。她这还是第一次口交,要是让她再实践几次,我敢肯定没人男人能在她嘴里挺过五分钟。」阿勇躺在一边休息。

  阿勇一点也没有说错,在小吟热情的口交之下,不到五分钟,阿忠就忍不住了,他拨出肉棒时已经迟了,直接射在了小吟的脸上。小吟则闭上眼睛,任阿忠颜射,屈辱感带来的快感,比跟男朋友任何一次性交都要爽。

  「呀,怎么射我脸上了……」小吟清秀的脸上挂满了精液。

  「这叫颜射,懂不?可以美容的!」阿忠哈哈大笑。

  「可以美容啊,谢谢忠哥。那是不是应该和面膜一样用啊!」小吟一脸媚态。
  「来,我们帮你涂满。」阿勇拉着小吟躺下。小吟很小心的躺在床中央,生怕脸上的精液流出去,阿忠和阿勇一左一右躺在小吟两边,用纸巾拭擦小吟脸上的精液,把精液涂满了小吟的脸,还故意擦到小吟嘴里。小吟正想尝尝精液到底什么味,就暗暗用舌头品尝了一下,有点像没煎熟的鸡蛋的味道,不难吃。既然可以美容,就把擦进自己嘴里的精液吞了下去。阿勇和阿忠没有发觉,他们只顾着对小吟品头论足,玩弄小吟的乳房,吮吸小吟的乳头,还用手指玩弄小吟的阴部,小吟很喜欢仌的爱抚和玩弄,知道他们想休息一下再来一场,自己也没有玩够,就用两只纤手套弄他们的肉棒,帮他们尽快恢复雄风,过了一阵子,他们的肉棒重新勃起了。

  「来,小吟,现在教你一个体位。」阿勇拉起小吟。

  「嗯,你们教什么我学什么。」小吟微笑着说。

  阿忠在床上躺着,阿勇让小吟两脚劈开跪着,将自己的阴部套上阿忠的肉棒,然后稍微用力,阿忠的肉棒就插进了小吟的阴道。

  「嗯,啊,好粗,好粗,我让忠哥干了!」小吟呻吟着,「可这就是女上男下式嘛,我……我以前和男朋友做过……」

  「他现在在隔壁也在做!」阿勇的话又似刺刀,又似催情剂,小吟听了心里一苦,报复心更重了。

  「你以阿忠的鸡巴为轴,用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扭,用自己的小逼套弄他的鸡巴,套深一点!」阿勇指导道。

  「嗯,我要好好伺候忠哥,嗯嗯,啊,嗯,舒服吗,忠哥,我扭得如何,刺激吗……」小吟的身体扭了起来,带动阿忠的肉棒不停的抽插自己,好像是自己干自己一样,阿忠舒服得说不出话啊,不停的喘气。

  「现在把身体俯下去!」阿勇拍了拍小吟的后背,小吟听话的俯了下去,亲了阿忠一下。

  「谁让你完全俯下去的,俯一半就行!」阿勇喝道。

  小吟用手撑起身体,半俯着,阿忠立刻含住了小吟的乳头,用力的吸吮起来,小吟呻吟了一声,好舒服啊。

  「现在脸朝我,含住我的鸡巴!」阿勇站在侧面,拎着自己的肉棒。

  小吟侧过脸来,看了看阿勇的肉棒,暗暗吃惊,阿勇的肉棒似乎比之前更大更粗了。小吟回忆了一下刚才学的动作,张开嘴含住阿勇的龟头,一边扭动身体,一边给阿勇口交,因为身体在扭动,嘴里和阴道里的肉棒都在不停的抽插,以无规律的方向和力度抽插。

  「小吟,现在可是你真正意义上被我们两个人干!」

  小吟没听清是谁说这句话,她已经兴奋得快高潮了,不,这不是被他们两个干,这是我自己在干自己!因为两个男人基本没有动,完全是我自己在动啊。
  「太刺激了,真是太刺激了!」两个男人兴奋得要疯了,现在的小吟,跟一个性爱机器一样,主动而热情,淫荡又风骚,他们都用不着动……不……是不敢动,这样就已经很刺激了,若是他们再有什么动作,就会马上射精。

  「小吟,你希望射什么地方?」阿忠撑了二十分钟后,有点忍不住了。
  「无所谓,你随便好了。」小吟说完后,立刻又吞下阿勇的肉棒,满眼都是欲火。

  「真的可以随便射什么地方吗?你今天是安全期吗?」阿忠的话明显是要射了。

  小吟吐出阿勇的肉棒,平复了一下欲火,心里算了一下,今天非但不是安全期,而且是危险期!

  「你内射吧,射进来,没关系的。」小吟平静的说,然后用力夹紧肉棒,大幅度的用力扭动身体。

  「我操!太他妈爽了!太爽了!」阿忠叫了起来,将一波又一波精液射进小吟的阴道。

  「啊,啊,啊,我,我也是,真爽!」小吟连声娇喘,满脸红晕,向后倒在床上。她不想这些精液因为自己是女上位而流掉。

  「你确定是安全期吗?不会怀孕?」阿勇还是有点不放心。

  小吟没有说话,她每次跟男朋友做爱都要求他戴上套套,从不让他内射。现在,自己阴道里已经第一次被男人的精液滋润了,好像还在向子宫里流,而这些精液的主人,是自己刚刚认识的男人,嗯,也说不上认识,谁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文字Q756143881)哼,管他是谁呢,反正只有让别的男人的精液占有自己的子宫,才是对男朋友最大的报复。危险期又怎么样,怀孕更好!叫你出轨,现在你女朋友被不相干的人内射了,就在你隔壁。

  「你管那么多干嘛!是不是安全期人家心里有数,你担心个屁啊。去操她,也内射她!」阿忠说。

  「既然是安全期,那我就不客气了。」阿勇骑上小吟的身体。

  「请便!」小吟张开了双腿,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心里呐喊,把我搞大肚子吧,让男朋友后悔一辈子。

  就着阴道里精液的润滑,阿勇将肉棒用力捅进小吟的阴道,毫不费力就插了个尽根而入。小吟皱了眉头,嗯了一声,然后就成了欢娱的叫床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好厉害,啊,操死我了,操死我了……」小吟大声呻吟起来。

  小吟的呻吟十分淫荡悦耳,阿勇更加疯狂了,他的肉棒在小吟的阴道里飞快的进进出出,小吟的表情更加销魂了。

  「叫床声再大点!」阿勇很喜欢听小吟呻吟,觉得很有成就感。

  「啊呀呀啊啊啊啊……哎……啊阿……啊嗯嗯啊啊……」小吟的叫床声又响又夸张,丝毫没有羞涩感,好像故意要让隔壁的男朋友听到一样,「哥哥,好哥哥,你好猛,好厉害,力气好大,小逼快被你操烂了,啊啊,操,操我,你比我男朋友强多了,强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啊,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啊啊啊……」

  「小骚货,你男朋友就在隔壁你还这么淫荡,我看你就该做妓女去!」
  「你快啊,射我啊,送我男朋友一个绿帽子!」小吟大声喊了起来。

  「你真是逼紧、奶大、人骚,操!操着太爽了!」阿勇连连赞叹,连连发力,一下比一下插得更深。

  「啊,勇哥,勇哥你干进去了!你的大鸡巴太长了,插进我子宫里面去了!」小吟不顾羞耻的喊了起来。

  阿勇再也受不了了,他用力的干了几下,开始最后的冲刺,随着他的一哆嗦,精液射进了小吟的阴道。

  「真他妈的爽!」阿勇射完之后,肉棒变软从小吟的阴道里退了出来。
  「我也很爽,谢谢你们,教会我那么多。」小吟回味着。

  「阿勇,爽完了快走吧。」不知什么时候,阿忠已经穿上了衣服。

  「阿忠,你还真是拨吊无情。慌什么,又不是没主的妞,万一她肚子搞大了,自然有她男朋友负责。」阿勇突然换了张面孔,一下子变得很冷漠,完全没了刚才的温柔。

  「我已经决定跟他分手了!你们能不能……能不能……」小吟希望他们当中一个能做自己男朋友,就算做不成男女朋友,做个固定的性伙伴也不错,实在不行,也可以互留联系方式,自己是可以随叫随到的,但这些话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哈哈,小骚货,你还是老老实实跟你男友和好吧,不过你最好不要告诉他你被我们操过了。」阿忠嘻笑着。

  「可他跟别的女人好……」小吟争辩道。

  「你不是也让我们操过了吗,都差不多,他只玩了一个女人,你可是被我们两个人玩过了。」阿勇轻蔑的说,穿上了衣服。

  小吟简直不敢相信这两个就是刚才对自己百般体贴的男人!

  「不是你们说要报复他一下嘛,我是听了你们的话才这么做的!」小吟气愤极了。

  「是呀,报复完了,你们就扯平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老实回到他身边吧。你这么骚,除了你男朋友这个傻逼,谁敢要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给绿帽子戴,我们可不傻。」阿忠嘻嘻哈哈的说。

  小吟气得一句话也不说出来。

  「今天玩的货色不错,小逼实在紧,跟处似的,估计没被玩过几次。哈哈。」阿勇打开了门,理了理衣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小吟,感谢你今晚的免费招待,我们操得很爽。我们先走了,不过你走之前,记得到前台把账结一下,我们玩了你这么长时间,估计超时了,要补钱的。」阿忠还有点恋恋不舍,捏了小吟乳头一下。

  小吟十分厌恶,本想打开他的手,但突然想起什么,于是没有反抗,说:「忠哥,我,我没带钱,能不能借我……」

  「忘了带钱啊,那很简单啊,打电话给你男朋友吧,哈哈哈哈。」阿忠头也不回的走了,连门也没关。

  小吟怔怔的呆住了,啊,门外好像传来男朋友和一个女孩的声音,他已经完事了,在和那个女孩说笑,他们很开心。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